線上心理諮詢 首頁 > 線上心理諮詢
 
留言者
芷芸
日期
2019/05/06
留言內容
請問如果因為過去一些創傷經驗,因此遇到不認識不熟悉的人常常覺得極恐懼,影響到日常生活怎麼辦?
版主回覆

芷芸你好:

看到你因過去的創傷,深深影響到現在的與人交誼,難為你了!至於我們該如何來因應呢?可以嘗試著自我改變與尋求外援二部份來思考:

首先,與你分享加措仁波切在【完美人生斷捨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書中提及的幾個觀點:

(1)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丟掉那些無謂的痛苦,這樣,才會騰出更多空間讓快樂進駐到自己的心中。

(2)痛苦的根源不是情感,而是我執。只有逐步放下我執,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幸福快樂。

(3)我們無法改變世界,但可以改變觀念;我們無法改變別人的看法,但可以改變自己的想法。...思想會變成語言,語言會變成行動,行動會變成習慣,習慣會改變性格,性格會影響人生!... 戰勝自己才是強者。

想一想,曾經的自己是不懼怕與陌生人交誼的,讓我們一起記起過去的成功經驗,嘗試著過去與人互動模式。

再者,因來信提及乃是因為過去的創傷經驗導致,且已影響到日常生活;這點讓我很是擔心,由於來信並未對創傷經驗多有描述,我也不能武斷揣測,且這並非是我的專業範圍,但鑑於已經影響到生活,不知芷芸是否想過尋求專業機構(如醫療院所的身心科、或身心科診所),審慎的評估自己目前身心狀況,以即時獲得專業的協助。以下提供一個參考訊息,在桃園生命線臉書官網:2019/4/17【自我照顧篇貼文】一文即提供了桃園各處的身心診所資訊。

以上的觀點與經驗分享予你,希望提供你多一些思考方向。今天,你能來信求助,也是代表正視自己存在的問題,這是需要勇氣的,而面對問題,解析問題,正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讓我們一起來嘗試與努力,好嗎?如仍覺得困惑與心情低落,也可以來電生命線1995專線,線上的輔導員會即時陪伴著你一起面對問題,釐清困境。或再來信生命線或桃園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網址:http://dph.tycg.gov.tw/mental/.)。

祝福你

平安喜樂!

回覆時間 2019/05/22 3:49 PM
留言者
YU
日期
2019/05/07
留言內容
我是一個大四生,過去到現在的生活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大起大落,可以說是平平淡淡的。在人際關係我也一直給人活潑開朗的模樣,但是我其實不喜歡笑,或許是為了應付,而漸漸習以為常,現在的我不認識自己了,想不起真正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了。時常回到家一個人崩潰大哭,沒有理由、沒有原因,也不是因為受到委屈,這時候的我會開始想著自己的價值,然後發現自己這20幾年沒有任何值得我去留戀、值得我去想起的,一切都變得模模糊糊的,甚至我還會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屬於這個世界。起初不敢自殘的我,現在卻敢傷害自己了,我不會想自殺,只是想傷害自己。一想到明天的我要一如往常用著不變的笑容面對別人,而我卻制止不了這樣的自己,我就覺得痛苦,我想告訴自己想開點、不要想太多,我做到了,但是再過一天,我依然會無限循環著感到痛苦。我找不到任何一個朋友,可以訴說這些事,他們總讓我不要想太多,但是那對我而言不可能的不是嗎? 我該不該讓自己繼續這個樣子?這樣的我確實得到了新的朋友,可是我卻感覺不到快樂,更多的是讓自己更加沉淪在痛苦中。
版主回覆

你好,YU:

從妳的信中我感受到了許多的悲傷與痛苦,雖然在人際關係中符合別人期待的活潑開朗,卻並不是妳真實的表情與心情,縱然有這麼多難過,卻找不到人訴說,這樣的日子過得一定很辛苦吧……我看到妳努力著堅強,表面上看似也維持常態,但是內心的破洞持續擴大著,這樣的情況對妳自身的身心想必都是極大的負荷,想傷害自己,是為了用痛苦證明生命?或是另外一種生命的吶喊呢?我猜測不想掛著表面笑容的背後,妳想要的是一個真心能接受妳難過與哭泣的人。從這封來信我看見妳的勇氣,將自己的情況傾訴給一位陌生人,面對這樣努力著想發出聲音讓別人聽到的妳,我想對妳說一聲辛苦了。

在生命中我常常遇到跟你有相同感受跟情況的人,妳在乎人際與朋友,但同時妳的快樂也很重要,失去自己的同時你也感到失去了快樂,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幫助自己重拾屬於你的價值。我相信當妳發現自己的低落沒有原因時,內心非常的疑惑且無助,的確有時候這種無名的痛苦會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如果已經超出一般心情不好的範圍,或者是影響了平常的生活作息,有可能是因為存在著一些負向情緒的傾向,如此一來,就需要一些專業人員(如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精神科醫師等人)的協助,也可以到學校的諮商中心或者校外的身心科診所做諮詢與洽談。

親愛的YU,妳已經勇敢的伸出了手,對了解自己的情況邁出了第一步,如果妳願意,歡迎來電1995,由線上輔導員即時陪你一起討論生活的難題!在面對痛苦和悲傷的路上,妳不會是孤單一人。祝福你!

回覆時間 2019/05/21 5:21 PM
留言者
小河
日期
2019/05/08
留言內容
我是一個業務助理,因為公司人手不夠的關係最近兼任當業務,雖然還是領助理的薪水,但需要處理對客戶的報價及售後服務等等,上週給了一家客戶總額一百多萬台幣的報價單,今天收到客戶匯來貨款,我突然很迷惘,覺得這個客戶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或目的,我會這樣想是因為其實這家客戶在幾年前與我們公司曾經因為合約問題撕破臉,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向我們下金額這麼龐大的訂單,而且還在出貨前全額支付,我想破了頭,一直覺得很害怕,怕掉進了陷阱還不自知,除此之外也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因為我負責的客戶通常都是要一直催貨款的那種,很少遇到主動付錢的,所以很意外。後來抽空去找同事商量這件事,她問我說:你是不是不習慣別人對你那麼好?我才恍然大悟,我真的不習慣別人對我好,也許是原生家庭總是給我帶來痛苦的關係,隱隱約約我覺得自己不值得別人對我好,有時也覺得自己的薪水這樣就夠了(但朋友總說我值得更高的薪水),遇到異性示好,也會有種你為什麼要對我好的疑問,我才發現也許我一直把自己困在一個不值得被愛、不值得被好好對待的想法之中。我現在發現了這件事情,卻無能為力,非常沮喪。
版主回覆

小河妳好!

關於妳提到的業務問題,畢竟是這麼大一筆金錢流量,且公司與這個客戶還曾有過不合的狀況,勢必會讓妳產生一定的壓力的,我想不論是誰、應該都會抱持著害怕、懷疑的心情,並且會不斷去思考、確認的。

妳發現自己好像把自己困在「不值得被愛、不值得被好好對待」這樣的想法之中,妳願不願意和我說說曾經有發生過什麼事呢?而讓你有這樣的想法!我想要了解更多這樣的想法怎麼形成的,也許能讓我有更多線索,去思考如何幫助妳比較好。

妳說不習慣別人對自己好,為什麼現在發現這件事,會讓妳如此沮喪呢?是不是近期生活中還發生了什麼事,讓妳意識到這個想法之後想要有所作為或改變(因為妳說”卻無能為力”)?是不是有什麼事,讓妳覺得這樣的習慣可能會傷害到別人、把別人推遠呢?

世界上其實有很多人,都會不斷思索自己存在的意義為何、怎麼去愛自己或是接受別人的愛,我想這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人生課題;即便再有自信的人,也會有懷疑自己、覺得自己不好的地方。

是曾有人告訴妳「妳是值得被愛的!」而妳沒辦法輕易就接受這樣的說法嗎?但我想讓妳知道「有人對自己好,自己卻沒辦法輕易接受」未必是件壞事,可能妳比較謹慎一些,也沒有什麼不好呀,是妳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或者妳可以回想一下,會不會其實妳沒有那麼不習慣別人對自己好,可能遇到比較大的事情才這樣,生活中得到的小小幫助也許妳是能接受的?

希望我們在信件中討論的事,能讓妳有什麼不一樣的發現。因為我對妳的狀況還沒有非常了解,所以可能會有理解不同的地方,還希望妳能諒解。若有需要進一步討論的地方,歡迎來電1995,由線上輔導員及時與你一起討論生活的難題或是不解之處喔!祝福你!

回覆時間 2019/05/21 5:14 PM
留言者
小憂
日期
2019/05/07
留言內容
最近大學甄試放榜,看著表妹開開心心的上榜心儀的學校和科系(政大和清大),我感覺好羨慕好忌妒,為何好像就只有我停留在原地的感覺,我已經27歲了,卻還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只能在家讓爸媽養,看著比我小的弟弟,一個去當研發替代役,一個考上研究所,而我的人生經歷卻好像就停留在大學畢業這個詞,之後就都是空白了,我也想要變得更好,我也渴望被別人讚美而不是批評,我也希望讓人驕傲而不是被碎碎唸,我希望自己可以不自卑,可以有自信的站在眾人面前,大家是想接近我,喜歡我的,我這樣的渴求會太過份嗎?
版主回覆

小憂,你好:

很謝謝你願意跟我們分享妳的煩惱,從妳的信中,可以感受到周遭的人都在一步步前進,卻只有自己一個人停滯在原地,只剩時間不停流逝的那種孤寂感,而這也帶給妳很大的困擾。感受到你對自己有所要求,希望可以在家族內讓人感到驕傲,但親愛的小憂,不知道這些要求是家人給予的期許,或是自己對自己的期待?而小憂對於讓人驕傲的定義是?

不知道小憂目前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呢?而這一路走來,小憂有特別喜歡的事物嗎?或是覺得自己拿手的事情呢?其實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也有自己擅長的事情!只是人很容易只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而忽略了自己的優點!而陷於苦惱與糾結中!所以當看到小憂的期待,希望自己是有自信的,這是很棒的事情,也是值得肯定的!在此鼓勵小憂試著發覺自己的優點,或是願意來電1995,由線上輔導員陪你一起討論自己的優勢或是強項的地方喔!祝福你!

回覆時間 2019/05/21 5:08 PM
留言者
安安
日期
2019/05/16
留言內容
從我上高中前說起 那時母親的病症開始發作 他的精神病也許連自己也不曾察覺 但是卻對我和妹妹造成嚴重的影響 妹妹甚至以割腕來發洩情緒 而我 自從上了明星高中後 在家裡母親發瘋 父親更不必說 他從未將我們視為家人 我長這麼大 跟他沒說過幾句話 母親跟他拿錢也得低聲下氣 說穿了 他結婚生子只不過是因為他「需要」一個新的家庭 好負責他的生活起居 而他為什麼無法獨自生活而非要組成家庭 這又得從更遠以前說起 導因於他的原生家庭 這些就先暫且不論 總之 母親會得精神病很大部分也是由於父親 以及自己原生家庭的緣故 那時高中的我 在家裡不但得不到絲毫溫暖 還得忍受他們三不五時的言語及精神霸凌 我開始放縱自己 我知道這樣很不應該 不過對一個15歲的女孩來說 有時候她也只能這麼面對 我的成績不斷下滑 到不忍卒睹的地步 在這種明星高中裡 老師是不會管你的心靈是否生病或受傷了 因為這裡的學生多數都是家裡捧在手心疼的掌上明珠 是不會有這種問題的 所以老師只會致電家裡 告知學習情況 不用說我自然又是被一頓言語霸凌 沒錯 不是辱罵而是霸凌了 我知道我的心理也病了 可是我沒有任何管道尋求心理諮商跟治療 因為我父親是醫生 我若是去醫院看精神科給他同事知道了 那還得了 因此我父母是斷不會讓我去醫院治療的 我唯一的辦法只有跟朋友待在一塊 只有這樣會讓我獲得些許溫暖 然而 我的母親有嚴重的控制欲 他不允許我在學校以外的地方跟同學見面 我等同除了上學 其他時間都被鎖在家裡 而我國中就認識的閨蜜 也因為父母認為他成績差 所以我連跟他講電話都被禁止 時間逐漸過去 學測將要來臨了 高二下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 所以我拼了命的讀書 可終究之前落後太多 加上我越來越嚴重的憂鬱症(其實國中就發作過)應屆的學測指考 我並沒有發揮好 可我並沒有申請 因為我知道 我母親重男親女 父親根本不算我的家人 我若不考上個好學校 將來如何養活自己 因此我選擇了重考 然而 同樣的情況並沒有改善 在重考龐大的壓力下 我的母親仍然對我施加無數的精神暴力 但我理性 所以都默默承受 怎料到 我唯一視為親人的外公 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 在我重考期間去世了 可即便我有多痛苦難受 我知道沒人能幫我 沒有家人能聽我訴說 所以我哭了兩天 就擦乾眼淚 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然而我的母親從來就不是個理性的人 歇斯底里的個性以及精神病 在外公過世的打擊下變得越發嚴重 我是家裡最理性冷靜的小孩 所以我理所當然的成為我母親發洩情緒的對象 她有時哭著跟我說她有多後悔沒盡孝道 有時又發狂似的說都是因為我重考 他不能回去看自己的爸爸 雖然說這兩件事壓根就不衝突 也沒任何關係 即便我再怎麼催眠自己 什麼事都沒有 我們家很正常 我也沒病 什麼事都沒發生 硬是逼自己讀書 我的重考還是沒發揮好 跟去年的成績不相上下 我的母親於是徹底崩潰了 他尖叫著說我是個沒用的廢物 把啤酒淋在我的頭上 甩我無數個巴掌 說實話 在這種狀況下 還真希望自己也發瘋算了 這樣的話 大概也感受不到什麼痛苦了吧 然而 理性的個性使我冷靜 默默的吞忍這一切 我沒有絲毫反抗跟頂嘴 因為大腦告訴我 這樣做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不過抗壓性極強有時反而是種災難 因為你永遠不會發洩 你會忍 忍到你生病 忍到一發不可收拾 我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一個多月的時間 我每天被母親鎖在家裡 面對他三不五時的崩潰 我的病終於以生理形式爆發出來 我不單是憂鬱症 這次情況更糟 我得了嚴重的自律神經失調跟恐慌症 眼看著成績出來 要開始準備面試 我的病卻使我嚴重到無法做任何準備 因為我一下床就會昏倒 我越來越焦慮 病情就越來越重 有時只是躺在床上 我卻連呼吸都相當困難 我的母親則變本加厲 每天大罵我是個沒用的畜生 賴在家裡吃白飯 錢可都是要留給弟弟的 我的閨蜜也替我著急 大老遠從他在宜蘭的學校跑到台北 就為了帶我去看醫生 因為我連路都走不了了 但矛盾的是 我的母親把健保卡給藏起來了 死活不肯給我 當然還是因為我不能到醫院掛精神科丟我父親的臉 我父親若是在醫院名聲不好了 錢賺的少 留給我弟的錢也就少 如此沙盤推演下來 他堅決阻止我去看醫生 所以我閨蜜也只能乾著急 實在沒辦法 沒有外力能幫助我 我只能靠自己 所以即使我每天無法呼吸 反胃作嘔 還是得逼迫自己天天開始去運動 否則的話我會失去最基本的行動能力 在這期間我投了學校 收到五間學校的一階錄取通知 繳了三間的錢 可我根本沒法準備更別說全台灣的跑面試(彼時病情在最嚴重的階段) 所以我最終只去了一間在台北的 但是因為都沒有準備 備審資料也是我在極度不舒服的狀態下免強完成的 所以想當然 我只是備取倒數 現在 離指考剩下不到兩個月 我的父母成天繼續精神 言語 家暴我(沒有肢體是因為給別人看了不好交代) 我很徬徨 很迷惑 很無助 我多希望 發生這些 大部分是自己的錯 這樣的話我就有辦法去改善 可是我一再反省自己 但問題的根本完全沒有解決 說實話 我好恨 我真恨透了把我生下的那兩人 我一直以來都待人寬厚包容 善待我身邊所有的人 為何還要遭他們如此踐踏 只因為我是他們製造的 就得承受這些凌辱 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的精神幾乎已在崩潰邊緣了
版主回覆

安安,你好:

看過你的來信,感受到了安安的無助和崩潰。想要好好的過生活,但家裡太多的因素讓你覺得心很累,也影響到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了。眼看著指考的時間越來越近,你一定很痛苦,處於這樣的生活環境,令人心疼,也真的辛苦你了!

信中,你提及想要去看醫生,但因為家人的關係,一直有延誤就醫的情形?加上家暴(精神與言語上)讓你疲憊不堪。想知道的是,除了閨密的協助,你是否也曾經尋求過其他方面的協助呢?在家暴方面看起來已經持續好長一段時間,你有尋求過113專線嗎?或是嘗試找學校老師、親戚幫忙呢?

親愛的安安,你說這些凌辱是自己得承受的,但我想也許這些痛苦並不是你真的活該應該承受這些。在家庭暴力防治法中對於家暴的定義是「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從這裡來看,你已經有權利可以尋求公權力的介入。長期處在這樣的精神霸凌下,一定非常的痛苦且想要逃開。

親愛的安安,我們真的很擔心你目前的狀況,如果遇到不當對待或是危害到你生命安全,請務必先撥打110或113,先尋求保護!以自身安全為主!好嗎?若需要進一步討論,歡迎你撥打1995協談專線,別擔心!我們隨時都在線,也很願意傾聽你的煩惱以及找出可以改善的方法!

回覆時間 2019/05/21 4:56 PM